从生态文明观念对一个故事命题的匡正,客观主

日期:2019-09-26编辑作者:ca88手机版登录

存天理 节人欲 从生态文明视角对一个古典命题的修正

朱熹(1130~1200),南宋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又号晦翁,徽州婺源人。传见《宋史》卷四二九《朱熹传》。 朱熹出生于一个衰落下来的官僚地主家庭,自幼好学深思,曾受学于理学家李侗,为二程的四传弟子。18岁中举,次年登进士第,历任各种官职达20余次,主张抗金,并强调“蓄锐待时”,反对盲目用兵。但由于时运衰乱,奸佞当道,故终生在政治上难遂其志。朱熹一生的主要活动是讲学授徒,著书立说,其学问“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门人弟子遍布朝野。他凝毕生心血于经典的注释与阐发,,于《四书》《五经》用力最勤,集后期儒学之大成,发展了二程的理学思想,建立了一个中国古代最庞大、最完整的唯心主义哲学体系,世称“程朱理学”,成为中国后期封建社会官方哲学的正宗,甚至在日本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著作有《四书章句集注》《周易本义》《楚辞集注》等和后人编纂的《朱文公文集》《朱子语类》。 朱熹从二程那里继承了“理”,作为自己哲学的最高范畴,同时又吸收了唯物主义哲学关于“气”的思想资料,通过对理和理气关系的阐发,建立了自己理一元论的客观唯心主义哲学体系。“理”又称“太极”“天理”,是朱熹哲学的出发点和终结点。朱熹认为,“理”是宇宙的本原,是万物的根据,它本身是一个超时空、超动静、唯一的、绝对的存在,在没有宇宙万物之前,就先有宇宙万物之理,宇宙万物都是从理中派生出来的,都是被理所决定的。朱熹从客观存在的事物中抽象出具有普遍意义的观念性的“理”,加以绝对化,把它说成是独立于万物、先于万物、产生万物并决定万物的绝对的存在,这个“理”无疑是一个虚构的客观精神本体。朱熹又认为,理派生万物离不开“气”这个中间环节,宇宙之内有理也有气,理气相依而不能相离,在万物形成的过程中,理和气都是不可缺少的,气不仅把理和物联系、沟通起来,使理借助于气而派生万物,而且使理有了“挂搭处”和“安顿处”,不至于悬在半空而无着落。由于有了“气”这个范畴,使得朱熹的哲学包含了一些合理因素,但他毕竟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如果穷究理与气即精神与物质的先后本末,他便明确地肯定“理在先、气在后”(《朱文公文集》,下同),“以本体言之,则有是理,然后有是气”,“太极生阴阳、理生气”并形象地把理与气比喻为人骑马的关系,“理终为主”理是主宰者和决定者。可见,朱熹坚持的仍是一条精神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的唯心主义哲学基本路线。朱熹的哲学体系是复杂的,一方面,他颠倒了思维与存在的真实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他给予“气”以重要地位,使得他的唯心主义体系中包含了许多合理因素,因而他的宇宙本体论后来受到了来自唯物主义和比较彻底的唯心主义两个方面的批判。然而这正表明了朱熹哲学的重大价值,他丰富了古代哲学本体论的理论内容,把它提高到一个新的理论高度,无论是后来的唯物论者还是唯心论者,都从朱熹这里吸取了理论养料和经验教训。朱熹的理气关系论是中国古代哲学本体论的逻辑发展史上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其积极作用是不应否定的。 同中国古代许多思想家一样,朱熹的学说也是以改善政治,维护和巩固封建统治为最终目的的。他主张通过强化纲常礼教、注重伦理道德修养的途径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为此,他继承和发展了二程的思想,提出了“明天理,灭人欲”的口号。所谓“天理”即指“三纲五常”朱熹说:复是何物?仁、义、礼、君,“所谓天理,智岂不是天理?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岂不是天理?”他把封建的纲常伦理道德说成是天理,为其永恒性找到了宇宙论方面的根据,又把天理说成是“心之本然”“未有不善者”,从而又为封建的纲常伦理道德找到了人性论方面的根据。所谓“人欲”即指一切违背三纲五常的动机与行为,朱熹说,人欲是“恶底心”,是人心为“嗜欲所述”而出现的毛病,它是万恶的渊源,必须坚决地予以抵制和铲除。“天理”和“人欲”是对立的关系,朱熹说:“天理人欲,不容并立”,“天理存则人欲亡,人欲胜则天理灭”,学习和修养的目的,就是,“遏人欲而存天理”他说:“学者须是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方始是学”“圣人千言万语,只是叫人明天理、灭人欲”,并认为“明天理、灭人欲”的过程就是所谓“克己复礼”的功夫,战胜了人欲,恢复了天理,便叫做“仁”。需要注意的是,朱熹所反对的“人欲”,并不是指人类求生的一切物质欲望,这是对二程学说的一个重要修正,比如他说过:“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把饮食等正当的日常生活要求看成是符合天理的,只有“要求美味”等不合理的欲望才是人欲。因而朱熹并不是禁欲主义者,而只是反对纵欲,主张寡欲。诚然,朱熹“明天理、灭人欲”的主张有麻痹劳动人民的一面,但也具有限制统治者不断膨胀私欲的进步一面。这一主张的提出,反映了当时地主阶级内部一部分进步人士要求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缓和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改革时弊的愿望,这不仅符合地主阶级的长远利益,有利于国家的稳定,而且对于劳动人民也是有好处的,因而对于这一口号不应简单地全盘否定。朱熹从维护地主阶级的长远利益出发,对某些不顾人民死活,只知一味穷奢极欲的现象进行了激烈的批评,大胆地揭露和抨击当时政治的腐败,并提出某些改革主张,这就触犯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遭到了贬黜,他的学说也一度被朝廷指名为“伪学”而被禁,直到他辞世,“理学”还处于被排斥、打击的地位。 朱熹生前并不得志,死后却备受尊崇。朱熹死后9年,宁宗便诏赐遗表恩泽,“谥曰文”,称“朱文公”(《续资治通鉴》卷一五八),理宗又“特赠太师,追封信国公”。此后,朱熹的学说越来越受到统治阶级的重视,其理论价值日益显示出对维护封建统治长远利益的重要作用,朱熹的思想遂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官方哲学,他的《四书章句集注》也被指定为官方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清圣祖康熙甚至以朱熹的“一字一句”为真理,以朱熹的是非为是非,非议朱熹被视为离经叛道,朱熹被当做圣贤受到人们的礼拜,其在历史上的影响之巨由此可见。除孔子之外,朱熹可称得上是中国古代影响最大的思想家了。

朱熹(1130~1200),南宋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又号晦翁,徽州婺源人。传见《宋史》卷四二九《朱熹传》。 朱熹出生于一个衰落下来的官僚地主家庭,自幼好学深思,曾受学于理学家李侗,为二程的四传弟子。18岁中举,次年登进士第,历任各种官职达20余次,主张抗金,并强调蓄锐待时,反对盲目用兵。但由于时运衰乱,奸佞当道,故终生在政治上难遂其志。朱熹一生的主要活动是讲学授徒,著书立说,其学问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门人弟子遍布朝野。他凝毕生心血于儒家经典的注释与阐发,,于《四书》《五经》用力最勤,集后期儒学之大成,发展了二程的理学思想,建立了一个中国古代最庞大、最完整的唯心主义哲学体系,世称程朱理学,成为中国后期封建社会官方哲学的正宗,甚至在日本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著作有《四书章句集注》《周易本义》《楚辞集注》等和后人编纂的《朱文公文集》《朱子语类》。 朱熹从二程那里继承了理,作为自己哲学的最高范畴,同时又吸收了唯物主义哲学关于气的思想资料,通过对理和理气关系的阐发,建立了自己理一元论的客观唯心主义哲学体系。理又称太极天理,是朱熹哲学的出发点和终结点。朱熹认为,理是宇宙的本原,是万物的根据,它本身是一个超时空、超动静、唯一的、绝对的存在,在没有宇宙万物之前,就先有宇宙万物之理,宇宙万物都是从理中派生出来的,都是被理所决定的。朱熹从客观存在的事物中抽象出具有普遍意义的观念性的理,加以绝对化,把它说成是独立于万物、先于万物、产生万物并决定万物的绝对的存在,这个理无疑是一个虚构的客观精神本体。朱熹又认为,理派生万物离不开气这个中间环节,宇宙之内有理也有气,理气相依而不能相离,在万物形成的过程中,理和气都是不可缺少的,气不仅把理和物联系、沟通起来,使理借助于气而派生万物,而且使理有了挂搭处和安顿处,不至于悬在半空而无着落。由于有了气这个范畴,使得朱熹的哲学包含了一些合理因素,但他毕竟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如果穷究理与气即精神与物质的先后本末,他便明确地肯定理在先、气在后(《朱文公文集》,下同),以本体言之,则有是理,然后有是气,太极生阴阳、理生气并形象地把理与气比喻为人骑马的关系,理终为主理是主宰者和决定者。可见,朱熹坚持的仍是一条精神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的唯心主义哲学基本路线。朱熹的哲学体系是复杂的,一方面,他颠倒了思维与存在的真实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他给予气以重要地位,使得他的唯心主义体系中包含了许多合理因素,因而他的宇宙本体论后来受到了来自唯物主义和比较彻底的唯心主义两个方面的批判。然而这正表明了朱熹哲学的重大价值,他丰富了古代哲学本体论的理论内容,把它提高到一个新的理论高度,无论是后来的唯物论者还是唯心论者,都从朱熹这里吸取了理论养料和经验教训。朱熹的理气关系论是中国古代哲学本体论的逻辑发展史上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其积极作用是不应否定的。 同中国古代许多思想家一样,朱熹的学说也是以改善政治,维护和巩固封建统治为最终目的的。他主张通过强化纲常礼教、注重伦理道德修养的途径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为此,他继承和发展了二程的思想,提出了明天理,灭人欲的口号。所谓天理即指三纲五常朱熹说:复是何物?仁、义、礼、君,所谓天理,智岂不是天理?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岂不是天理?他把封建的纲常伦理道德说成是天理,为其永恒性找到了宇宙论方面的根据,又把天理说成是心之本然未有不善者,从而又为封建的纲常伦理道德找到了人性论方面的根据。所谓人欲即指一切违背三纲五常的动机与行为,朱熹说,人欲是恶底心,是人心为嗜欲所述而出现的毛病,它是万恶的渊源,必须坚决地予以抵制和铲除。天理和人欲是对立的关系,朱熹说:天理人欲,不容并立,天理存则人欲亡,人欲胜则天理灭,学习和修养的目的,就是,遏人欲而存天理他说:学者须是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方始是学圣人千言万语,只是叫人明天理、灭人欲,并认为明天理、灭人欲的过程就是孔子所谓克己复礼的功夫,战胜了人欲,恢复了天理,便叫做仁。需要注意的是,朱熹所反对的人欲,并不是指人类求生的一切物质欲望,这是对二程学说的一个重要修正,比如他说过: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把饮食等正当的日常生活要求看成是符合天理的,只有要求美味等不合理的欲望才是人欲。因而朱熹并不是禁欲主义者,而只是反对纵欲,主张寡欲。诚然,朱熹明天理、灭人欲的主张有麻痹劳动人民的一面,但也具有限制统治者不断膨胀私欲的进步一面。这一主张的提出,反映了当时地主阶级内部一部分进步人士要求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缓和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改革时弊的愿望,这不仅符合地主阶级的长远利益,有利于国家的稳定,而且对于劳动人民也是有好处的,因而对于这一口号不应简单地全盘否定。朱熹从维护地主阶级的长远利益出发,对某些不顾人民死活,只知一味穷奢极欲的现象进行了激烈的批评,大胆地揭露和抨击当时政治的腐败,并提出某些改革主张,这就触犯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遭到了贬黜,他的学说也一度被朝廷指名为伪学而被禁,直到他辞世,理学还处于被排斥、打击的地位。 朱熹生前并不得志,死后却备受尊崇。朱熹死后9年,宁宗便诏赐遗表恩泽,谥曰文,称朱文公(《续资治通鉴》卷一五八),理宗又特赠太师,追封信国公。此后,朱熹的学说越来越受到统治阶级的重视,其理论价值日益显示出对维护封建统治长远利益的重要作用,朱熹的思想遂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官方哲学,他的《四书章句集注》也被指定为官方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清圣祖康熙甚至以朱熹的一字一句为真理,以朱熹的是非为是非,非议朱熹被视为离经叛道,朱熹被当做圣贤受到人们的礼拜,其在历史上的影响之巨由此可见。除孔子之外,朱熹可称得上是中国古代影响最大的思想家了。

自宋代“程朱理学”提出“存天理,灭人欲”,后人理解各异,争论颇多。本文试图概述其来龙去脉, 结合当今的生态文明建设和政治文明建设给出新说, 改动一字, 立题为“存天理,节人欲”。

“天理”“人欲”之说, 最初见于儒经《礼记》,反对“灭天理而穷人欲”。这是一个反反得正的正命题,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将这个正命题改成逆命题,首次提出“存天理,灭人欲”,认为“天理存则人欲亡, 人欲胜则天理灭”,主张保存心中的天理,消灭人的欲望,以达到圣人的境界。程氏兄弟将天理与人欲完全对立起来, 只准取其前,务必舍其后,难以为常人接受。南宋大学问家朱熹深知绝对的“灭人欲”是办不到的,便沿用二程的命题, 对天理与人欲的对立关系作了调整,他认为正常的合理的人欲就是天理,应该保存,过分的、罪恶的人欲才是必须消灭的。

应该说朱熹之说比二程之说较为理性。但他对人欲仍然袭用了一个“灭”字, 在后世就引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取向。一种是坚决的彻底的“灭人欲”,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另一种则对“灭人欲”提出抗议,认为人欲不可能消减,只能尽一切可能加以满足,于是出现纵欲。

这两种取向,前一种造就了一代又一代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假道学、伪君子;后者则鼓动了一茬又一茬纵欲狂。前一种走得越远, 后一种就反弹得越高。两种人一暗一明,表象不同而实质一样。三年前报载全国每年餐桌上倒掉的食物足够2亿人的口粮,每年喝掉的白酒相当于两个杭州西湖,而暴饮暴食对人体健康的危害,酒肉垃圾对环境的破坏,还另有账算。

与物欲紧连的是权欲。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只关心产值税收,无视生态环境,导致污水遍地、雾霾弥天。那时留下的生态伤口在今后一段较长时期都是修复的难题。

历来的学人对“天理”的诠释有多种,大体说来, 天理是对自然规律、社会人伦及公序良俗的概括,是“天人合一”之理,敬天爱人、悲天悯人之理。在老百姓中,“天理良心”通常连在一起说。说起这四字, 男女老少,海内海外,无不正色、肃然。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而不断绝,“天理良心”起了传承接续的作用。

“天理良心”具有模糊性,不像许多道德范畴和法律范畴那样明白、精确。然而唯其具有模糊性,也就具有对其他多个意识形态范畴的渗透性、黏合性。党的“十八大”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时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其中,天“理良心”就是通俗易懂、家喻户晓,大多数人都愿意躬行践履的立足点,或者说是其立足点之一。国法、党纪是高层次的规范,明晰准确,具有可操作性。如法国文学家雨果所说:普遍的良心是法律的基础。敬畏天理,用“天理良心”来节制过分的、伤天害理的人欲, 知进知退、知行知止,是一条起码的、切实可行的路。

民众心里有杆秤,手里有把尺。从政者先做一个尊崇天良的人,在此基础上做一个遵守国法的好公民、好干部,做一个遵守党纪的好党员,应该是一个常态的、循序渐进的、逐级而上的过程。从生态文明和政治文明的视角来看,两千多年前《礼记》旗帜鲜明地反对“灭天理而穷人欲”,今天依然闪耀着理性和智慧的光芒。

(作者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农发所助理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6-07-18 第7版 观点)

本文由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发布于ca88手机版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生态文明观念对一个故事命题的匡正,客观主

关键词:

何祚庥院士谈于敏如何研究氢弹,何祚庥对氢弹

何祚庥对氢弹理论和层子模型研究的贡献 某人昨天去世了,媒体铺天盖地、追思、悼念、惋惜,仿佛要把他塑造成一...

详细>>

布Lance塔德为新任驻华东军大使,美参议院特许布

美参议院批准布兰斯塔德为新任驻华大使 摘要:声明中,布兰斯塔德称川普为“我的朋友”、习近平为“我的老友”。...

详细>>

德国政府为快速遣返难民推出新规定,引发在野

德国议会经过更严谨庇维护临时约法 引发在野党尖锐抨击 中国青少年网七月三日电据美国媒体电视发表,德国际结盟...

详细>>

正式技艺研究切磋会举办,专家斟酌AGV在险恶生

我们研商AGV在高危生产环节情状使用正规 八月13日至二四日,《自动导引车在高危生产条件应用的安全规范》规范运...

详细>>